+

 

KS

Karlheinz Stockhausen · 1928-2007

twp 

Tong Wilson (1950-2007) 

HELMUT SCHÄFER 14.08.1969 ― † 20.04.2007

Alice Coltrane ((1937 – 2007)

Syd Barret (1963-2006)

Gyorgy Ligeti(1923-2006)

Nam June Paik (1932-2006)

Derek Bailey (1930 – 2005)

Rosa Parks (1913-2005)

Luc Ferrari (1929-2005) 

Bob Moog (1934-2005)

John Cage (1912-1992) 

Luigi Nono (1924-1990)

Mao Tse Tung (1893 – 1976) J

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

Cobra Killer – 76/77 by Dinz

dinz’s blog

不得不提及专辑中犀利的制作人:有现签于Novamute英国舞曲公司的T. Raumschmiere(不止玩Electro Punk / Tech House,他前期作品是很不错的Minimal舞曲,应该找来听听),2004年来中国演出,大名鼎鼎的环境乐队The Orb成员Thomas Fehlmann等人。所以没听之前也不会有太大疑异其水准的问题。

这张去年底在德国Monica发行的76/77,比起很多同类半电子半朋克摇滚的专辑来说,做得精致很多。没有刺耳的声效的同时并不代表缺失棱角:不亚于Ladytron的甜美女声(更有可塑性),流畅的合成器,轻快的节奏,甚至有其他风格(Trip Hop、Funky Beat)和谐地融合其中。

广州现代音乐节的组织者已经不止一次报料,该女子乐队的现场会十分的HOT (她们首张专辑可是在Alec Empire创办的德国数码硬核厂Digital Hardcore Recordings 发行的吔,两个恐怖的女人)!我想去广州动物世界现场看看……

@ www.modernmusic.cn

Cobra Killer由两位女生Gina V D’Orio和Annika Line Trost于柏林组建,曾担任音速青年(Sonic Youth)欧洲巡演暖场乐队,受到主音Thurston Moore的赞赏。

眼镜蛇杀手说她们想用音乐去治疗听众。看看她们的听众就能立刻明白为什么这样说,她们对听众就像有着良好疗效的药一样。而她们的乐迷里几乎没有人可以逃脱酷爱穿戴奇怪装束的Gina V的魔爪。

Gina V和Annika是极度的红酒爱好者,她们要做的基本上就是把音乐和红酒扔到听众的脸上,然后让现场陷入疯狂。秉承她们现时所属厂牌MONIKA的传统,眼镜蛇杀手讨厌以前电子现场的愚钝表现,穿着华丽制服的她们大玩60、70年代的旧跳舞风,并混合车库摇滚与Techno音乐,以及颠覆性的歌词。

Thurston Moore这样评介这队让他又爱又恨的乐队:“前几个晚上我们和一个叫做眼镜蛇杀手的乐队在德国一起做了几场演出,她们太厉害了……当然有时也让人抓狂,不过我喜欢她们。”

我们需要音乐节吗? subjam

废话。
但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音乐节?我们能为音乐节做什么?

唐姐受邀做了草原音乐节的节目制作,结果是小酒馆的声誉都受到了连累,《三联生活周刊》马戎戎的稿子,tom网上王晓峰(用笔名邓迪)的文章以及其他一些媒体的批评,导致了一些后续的争议。唐姐委托我做一个简单的讨论。

先做了几个问题请大家回答:
1,草原音乐节是不是应该别办?
2,大型音乐节存在的问题。
3,我们需要音乐节,但现在的不完美是不是将来的完美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4,作为观众,面对音乐节应该挑剔批评还是尽力享受和随遇而安?
5,三联生活周刊等媒体的批评是不是过于片面,对音乐本身漠不关心?

下面是yoyo的回答,她是宁夏泥巴音乐的策划人,草原音乐节也算义工:
1,中国的乐队好象一个大家庭集体出游,在演出中获得价值,如果没有一个又一个音乐节,只是在酒吧里那么发展艰难。应该感谢愿意以地下乐队为主做音乐节的主办方,他们是真的希望国内摇滚成长。所以唐姐辛苦了。以摇滚乐为主题的音乐节对乐队和真正的乐迷来讲十分稀缺,可是演出市场并不活跃。音乐节更多的是贴近自由更接近音乐本身,这样的放松应该珍惜。
2,这次音响不错。宣传面有些小众。后勤无力完善。交通有些不便。对演出乐队之外的宣传不够吸引力。乐队的挑选也还不错。
3,一步步做吧,总要有人来做,会支持付出的人继续做下去。
4,应该娱乐自己让自己先玩起来,纯粹美好的事情就是自己也未必创造的来,何况音乐节中一定有美妙的声音可以让人high。
5,媒体太苛刻,不了解很多困难和摇滚乐演出的现状。他们太习惯享受被大腕捧起来。我觉得一个记者会因为住的地方没电而放弃发稿,也不是称职的记者。更多的人都能找到可以充电以及有无线上网的媒体中心。
我看到了唐姐的付出和她承受的一切,在国内再没有这样的女性去为了真心挚爱的摇滚乐去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演出本身已经很完满,期待下一次狂欢。

下面是声音与玩具主唱欧波的回答:
1,当然不是该不该办的问题,而是如何办好的问题。
2,大型音乐节更需要职业的运作,每一个环节。
3,对,将来理论上都更应该更好。
4,很简单来说,是人都会要批评也要肯定,要抱怨也要享受,谁不?
5,没看三联周刊,但只要是善意有建设性的批评,我个人认为都能接受,至于是否对音乐漠不关心,我觉得还是不用把摇滚乐或原创音乐看作是弱势群体来得好,媒体可以左右一时,有没有人关注最终还是看实力!

然后是我的回答:
1,是的,不应该办,对投资人来说,这是拿观众、乐队的安全和心血开玩笑,也是对商业常识的侮辱,纯粹是赌博性质;如果观众多一倍,出现火灾、骚乱、食物中毒等问题,主办方毫无处理能力,至于小的斗殴或意外——警察自己都喝醉了,警察自己都打起来了,车轮乐队的主唱喝醉了从营地骂到舞台,也没见人帮助他一下……对小酒馆来说,这是参与了一件自己不能控制的非常不专业的活动,不参与,规模会更小,安全系数也高一点。至于节目、设备、资金、接待,就不说了,我不觉得可以浪费钱就为图开心。
2,问题就是有唐姐、我以及其他做演出的人,因为渴望给大家一个开心的节日,而轻信那些好大喜功、关键时刻溜之大吉的财主和混子(重庆晨报的杜敏,如果有机会做一个大的,你会害更多人对吧?)我还记得大连方舟酒吧那哥们,演出前我给过他很多忠告,全都当没听见,结果跪在乐队面前道歉——绝不原谅这种事后的真诚。还有昆明那个姓杨的,彭洪武轻信他,我轻信彭洪武,结果呢……这也正是我们的不专业。
3,当然,再难还是要做,在行动中学习,但别总是让别人跟着付出代价。
4,除了创造快乐我觉得别无选择,否则至少对不起自己;但大声批评也是观众的权利和义务。
5,小马好象只是在批评,我想她没有从音乐中得到什么快乐,至于说健崔没怎么呆就回来了,恐怕和“现场没电”一样是误导,而那个醉汉正是车轮乐队的主唱。王老师没有去现场,所以我也没有看他的文章。当然,媒体的一个职责就是批评,做事的人应该学会在炮火中前进。

总的来说,草原音乐节给我最深的几个印象是:大家创造快乐的能力之强;“北京人”小分队的超越了音乐的狂热(平时都不大听音乐吧);对抗情绪(内蒙古乐队拒绝按分配的时间演出,当然好象另外也有几个乐队是这样……观众在台下骂北京乐队滚蛋……希望车轮乐队的主唱心态是正常的);主办人商业素质之低下;内蒙古晨报的疯子搞的“摇滚复兴运动”;文子的礼花。要知道,没有不开心的音乐节,只有不懂得开心的人。
我不喜欢弥漫在摇滚圈的伍德斯托克情结,跟万人太极拳情结、世界第一楼情结、爱国足球情结、魔岩摇滚盛世情结是一回事。难道小场地演出是一种委屈吗?难道脚踏实地培养观众、培养本地摇滚乐生态很可怜吗?想飞也不能就去跳楼啊。大家这样亢奋,难道还要把唐姐推着一起去跳楼吗?
在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比如内蒙古,还有兰州,警察带个七八百一两千人入场很正常吧)要做这样的事情,肯定没有在有规矩的地方好做(朝阳公园没这个问题吧);在一个没有摇滚乐生态的地方,肯定没有在有人铺了路的地方好做;在一个适当的时机做(比如有小型、中型的活动提供了经验、人才和市场),要比平地惊雷好做……能铺路的还是铺路,能架桥的就架桥,不是牺牲就光荣的。
想要伍德斯托克,就先培养出45万那样生活的人来,而这样的事业,是不像好莱坞大片那么壮观的。

Bob's Body Leaves Us

http://www.moogmusic.com/

Bob’s Body Leaves Us

Photo of Bob at work in Asheville
ASHEVILLE, N.C. — August 21, 2005 — Bob died this afternoon at his home in Asheville, N.C. He was 71. Bob was diagnosed with brain cancer (glioblastoma multiforme or GBM) in late April 2005. He had received both radiation treatment and chemotherapy to help combat the disease. He is survived by his wife, Ileana, his five children, Laura Moog Lanier, Matthew Moog, Michelle Moog-Koussa, Renee Moog, and Miranda Richmond; and the mother of his children, Shirleigh Moog.

Bob was warm and outgoing. He enjoyed meeting people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He especially appreciated what Ileana referred to as “the magical connection” between music-makers and their instruments.

A public Memorial Celebration is planned for The Orange Peel for noon, Wednesday, August 24th. Fans and friends can also direct their sympathies or remembrances to Caring Bridge

Bob’s family has established The Bob Moog Foundation dedicated to the Advancement of Electronic Music in his memory. Many of his longtime collaborators including musicians, engineers and educators have agreed to sit on its executive board including David Borden, Wendy Carlos, Joel Chadabpe, John Eaton, David Mash, and Rick Wakeman. For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foundation, contact Matthew Moog at mattmoog@yahoo.com.

We’ll miss you Bob.

New China


NANC02CD 盤古 -慾火中燒


NANC04CD No -走失的主人Missing Master


NANC05CD 底里Dili -我快樂死了I’m Too Happy

MMF video show

video show
artists inculded: Yat-Kha, Cobra Killer, World’s End Girlfriend,
Echo, Zhang Chu, Dowei, Muma

广州

时间:2005年8月21日晚20:00
地点:Zinc Café Bar(广州天河体育西横街85号)
门票:免
主持:灵伟
主办:现代音乐组委会 Zinc Wonderland Studio
协办:After 17 杂音
查询网站:www.modernmusic.cnwonderland.adorestudio.comwww.altmusic.orgwww.after17magazine.com

留意一下video show,追加了Yat-Kha在法國的現演片段

深圳

时间:2005年8月21日 15:30
地点:OCAT (深圳)
门票:免
主持:Iphen
主办:现代音乐组委会 OCAT
协办:Park19, Noise Asia, 杂音
查询: 0755-26911976
查询网站: www.hxnart.com www.altmusic.org www.modernmusic.cn

一些演出

@Sept 23-25 (Fri.-Sun.)
Asian Meeting Festival. Dickson Dee, Dino, Wang Fan, Hong Chulki, Choi Joonyong, Ryu Hankil, Jin Sangtae, Jo Foster, Yukie Sato, and I.S.O./ONJO special version with Yoshimitsu Ichiraku, Sachiko M, Masahiko Okura, Kenta Tsugami, Taisei Aoki, Hiroaki Mizutani, Kumiko Takara, Yasuhiro Yoshigaki, Taku Hannoda, Atsuhiro Ito, and Toshimaru Nakamura, at Shinjuku Pit Inn, Tokyo.
http://www.japanimprov.com/yotomo/schedule.html
大友一手策劃,亞洲區樂手的聚會,我也請了一些樂手去,第一天solo,第二天重或三重奏,第三天大友領隊大合奏,當然是即興的.希望王凡的visa沒問題.

@Sept 28th – Dec 18th
http://www.yokohama2005.jp/en/
這還搞不清楚細節,只知道要和其他樂手合作.

@Dec 3rd – Dec 10th
www.cca-kitakyushu.org
www.btgjapan.org
在CCA的sound art workshop加上表演一共5天.